分享:江浙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的經驗總結

2019-09-16    

 

640.gif

全國特色小鎮的熱潮源自江浙,而后的田園綜合體也是從江浙地區走出來的,名聲在外的烏鎮、拈花灣、莫干山、田園東方、基金小鎮、同里、魯家村……從樣板到全國推廣,處處走在全國的前列。

為什么出了江浙,許多地方的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卻畫虎類犬?從人、市場、產業、發展路徑與體制五方面來詳細分析。

一、精致的人有精致的生活

2012年的《中國國家地理》第一期為浙江專輯,開卷語就是“因為有了她,中國才精致起來”。這句話不僅可以用在浙江,也可以用在今天所說的江浙地區。

江浙自古繁華,歷史以降,自漢末始關中衰落、中原頻亂,江南崛起,而江浙就是江南的核心。繁花似錦,魏晉風流、家學世風、吳儂軟語,自古繁華地、世代傳承風,造就了江浙的“精致”,人是“精致”的,生活是“精致”的。

居所方面,一棟房子在江浙,能呈現不一樣的味道。

同一棟房子,如果放在廣東,首先考量的是建高些、再高些,丑沒關系,面積夠大就能收租子,拆的時候補償就多些;

如果放在中原地區,那就是盡量滿足生活需求,可以放更多的糧食、放更多的雜物、如果能把菜也種進去是再好不過的事;

但放在江浙,同一棟房子,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精致美觀,要生活舒適,小二層或小三層的別墅,門前花植,屋后花園,美不勝收。不會為了幾個租子,委屈自己跟租戶住在一棟樓里,也不會為了功能大全,啥都往房子里放。別墅就是門臉、就是面子,精致漂亮就是要務。

因此我們能在全國其他地方看到一模一樣的別墅,標準化的房子,而在江浙,即便初建時房子都是標準的,各家也會根據自己的審美去改造、去裝飾、去美化。

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做得好的地方,首先進行的就是鎮約與鄉約,要讓人得體,要讓人文明,否則建設出來的只是一堆漂亮的外殼,該吐痰的還吐痰,該罵娘的還罵娘,該加蓋的還加蓋,該美白的已經圖畫了臉……江浙自古精致,人精致,生活精致,在很多的小鎮鄉村中,不必比照日本,也自有風情,這是江南的味道,聲色優美人優雅。

二、精致的人形成的精致市場

透過花樣繁多的操作手法、名目眾多的各類概念、高大精深的各項政策,還要到本真,我們要看到的是江浙這個特殊的消費市場,一個精致人群形成的精致市場。

藍城農業,農業種植本身基本可以實現自我造血,通過選種特色的品種,其中種植的稻米能夠實現稻谷1.75元/斤,精米能夠買到20元/斤;蔬菜類,其中引種的番茄能夠到達188/5斤。

同樣的有機農業的產品,在深圳頂級的超市中,番茄也是不超過20元/斤的,江浙這邊的消費能力是否比深圳還高?

江浙總體的市場消費能力不一定比深圳高,但屬于精致市場,對于精致市場而言,精致的產品是受歡迎的。

宋衛平一直在倡導新生活理念,比如 “桃李春風”小鎮過億一套的中式園林別墅,而且一直有一批宋衛平新生活理念的追隨者,在鍥而不舍的追逐這種生活。

與其說宋衛平在倡導新生活理念,不如說是他在孜孜不倦的挖掘江浙人的這個精致生活的市場,這個市場一直存在,源于魏晉,承于唐宋,興于明清,源遠流長。

莫干山也是如此,并不是十來年前新近開發了莫干山,而是它一直就存在,只是精致市場再次想起了它而已。莫干山是中國四大避暑勝地之一,得名源遠,一直是文人墨客踏青之所,及至近代,又留下數百棟別墅,民國時期蔣介石亦有府邸于此,只是建國之后逐漸衰落。

它現在的興起脫離不了江浙這個精致的市場,只有這個市場才能在十余年前就能支撐起一間民宿三五千的消費,它不僅僅是由經濟水平決定的,更多的是由懂得精致生活的人決定的。江浙有這些精致的人,有這些對生活的精致追求,從而構成了一個精致的市場,人們愿意為精致生活而買單。在別的地方只是沖動性消費,在江浙,這是生活。

現在全國各地都在建設特色小鎮,都在做鄉村振興,很多游客過去都是為景點而買單,但是恰恰是江浙,人們過來是為了生活,這就是精致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市場是不一樣的。

三、服務型政府服務于精致群體

江浙為天下富庶之地,多詩書之家士宦之家,自科舉考試興起,不說隋唐宋元,僅僅明清兩代浙江的進士達到6505人,江蘇達到5926人。

這些精英群體或貶謫或致仕回鄉,構成了江浙的開明紳士與致仕賢臣群體,盤根錯節的上層關系、水平極高的讀書群體加上高度發達的經濟水平,造成了江浙地區的政府,自古以來就是一種服務型的政府,雖然以往服務的是這些特權基層,這些精英構成的精致群體。

歷史自古有之,及至近代仍是如此,民國時期的江浙政府仍然是服務于精英群體的政府,政府整體的基因就是如此。

在特色小鎮的與鄉村振興中也是如此,浙江的政府在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中也是承擔了重要的服務作用,不做死樣板、不走死流程,能夠在流程內有創新。

以魯家村為例,魯家村在鄉村振興之初一窮二白,據其書記朱仁斌講述,接手之初村里集體經濟僅有1.8萬元,負債卻達150萬,因此籌措資金成為了重大的問題,在此過程中,它們曾經向交通、水利、環保、體育等部門申請了至少600萬資金,其中水利部門申請的河道整治資金被用來做河道美化及水景,交通部門的資金做好了村內的旅游交通與自行車道,如果是一個卡得死、管得嚴、不是本著利于當地人發展的政府,這些利用方式都可以上綱上線了。

但恰恰是一個服務型的政府,讓這些利用成為了可能,不僅通過了驗收,反而大大鼓勵表揚魯家村的做法,成為了魯家村鄉村振興的堅實基礎。

自古以來的服務型政府意識,讓民眾也信任政府,這種相互之間的信任使得政府在管控方面能夠入微,這樣形成了良性互動,對于現在的特色小鎮和鄉村振興而言,其實是減少了巨大的制度成本,因為信任本身就是降低交易成本的重要方式。

四、鎮域經濟在地發展顯成效

“鄉村振興、特色小鎮,怎么樣能夠留住人才?大城市總是匯聚了大量的工作機會,還有教育、衛生等稀缺資源,人流是從農村流向城市,從小城市流向大城市。農村大多留下的是老人,小孩,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

為什么這些事情發生在江浙地區,卻不那么明顯?雖然不可避免的受到城鎮化的裹挾,卻最終還能夠自成特色?

這就跟江浙地區的鎮域經濟發展緊密相關了。江浙自古就是鎮域經濟發達的地方,周莊、西塘、烏鎮、同里、南潯、甪直、木瀆……江南這些鎮的發展很多都超過千年歷史,鎮域經濟一直繁衍不息。

改革開放之初的“蘇南模式”與“浙江模式”,這兩個模式都有共通點,那就是“以集體經濟為主體,以鄉村工業為主導,以中心城市為依托,市場調節是主要手段,縣鄉干部是實際決策人的一種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模式”,政府主導產業發展,縣、鎮(鄉)、村、大隊分級負責,行政命令直接影響產業的布局和發展、引導城鎮化的方向和進程,形成的是一種大政府、小城鎮的模式。

而鎮域經濟帶來的實實在在的變化就是“離土不離鄉、離土不離鎮”的在地城鎮化,在江浙地區可以看到鎮域集體經濟非常發達,鎮域能夠解決鄉鎮范圍內的大部分就業問題,江浙人出外打工的少。

這一點不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這些地方,大量的是出外打工人群,人隨業走,對于鄉里是沒什么太強烈的感情的,最近這一波東部制造業轉移,又回到這些省份。

江浙的鎮域經濟發展到現在,又有了新的發展,那就是充分融入長三角的產業鏈之中,在國際化分工中找到自己的產業定位。長三角的大城市成為金融中心、研發中心、創新中心、設計中心,而中小城市則成為了制造中心,鎮域經濟則成為了產業鏈的配套所在。

比如生產童裝的企業,設計中心在上海、杭州、蘇州,布料生產、機械支撐在中等城市,而紐扣、絲帶一類的就在鎮域,鎮域經濟成為了整個長三角產業鏈的配套,隨時轉型,但又不失發展。

同樣的旅游休閑也是如此,市場在大城市,中小城市中轉,需求滲透進入鎮域鄉村。良性的發展保證了鎮域經濟的繼續向前,有業便能留人。

生于此、長于此、從業于斯、發展于斯、終老于斯,江浙人不曾也不用經歷離土離鄉的發展,反而多了對土地與鄉里的眷戀,加上千百年的重鄉情結、致仕回鄉情節、報福鄉梓情節,讓江浙的鎮域能夠留得住人,不僅能夠留得住人,還因為經濟發達,還能吸引得住人。

五、鄉土守望的能人長情發展

對精英階層的尊重、葉落歸根的自古承接、造富鄉梓的鄉土情懷、以及鎮鄉集體經濟的長期熏陶,讓能人治村、能人治鄉、能人治鎮成為可能,在江浙能夠找到一大群鄉土守望的能人名單,華西村的吳仁寶、烏鎮的陳向宏、靈山的吳國平、魯家村的朱仁斌……

在很多地方,特色小鎮、鄉村振興都是一個政治風潮,一波涌過就過去了,而在江浙卻是先有了特色小鎮、鄉村振興的實質,而后才有的名號。

魯家村成為了鄉村振興的典型,但它不是從2016年提出鄉村振興才做的,而是朱仁斌在2011年開始就在逐步的實踐,慢慢的啟動,有條不紊的展開;

拈花小鎮火爆之前是吳國平在靈山二十多年的發展,沒有特色小鎮概念,卻在地方帶領鄉里做著這方面的探索;

烏鎮是陳向宏十多年的在地實踐,從西柵到東柵,從烏鎮到烏村,一點點的在地實踐。

這些人在外面受到教育、發展產業,然后回村、回鎮引領發展,成為名副其實的能人,能人領軍,致富鄉里,帶動發展。

因為生于斯長于斯,所以對于村鎮了如指掌;因為鄉情守望,所以能夠長情發展,不會涸澤而漁;因為在外有成,所以能夠將外界的優秀經驗模式引入鄉梓,而不會局限眼光。能人治村、能人治鄉、能人治鎮,長情發展、在地開拓、融合發展,這也是江浙地區的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能夠很好的發展的重要原因。

這一點與別的地方有很大不同,比如廣東,曾經也是鎮域經濟,也有一村一品,也有許多村鎮能人,但很多都出走了,很多開拓產業去了大城市、去了港澳、去了海外,村鎮也曾繁華,卻難以持久。當然江浙的能人能夠在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中撐起一片天地,也是與服務型政府是緊密相關的。不是管控型政府而是服務型政府,讓這些能人有了生存和發揮的空間,加上民眾對于政府,對于能人的信任,使得這一助力最大限度的發揮了作用。

六、結語

江浙地區的特色小鎮有聲有色,它跟這里千百年孕育的精致的人有關,與他們對精致生活的追求,從而形成的精致市場息息相關,更與它的鎮域經濟發展、服務型政府有作為、長情守望的能人推進密不可分。

其他地方做特色小鎮與鄉村振興,以江浙為模板時,應該仔細的思量,你面對的人是什么樣的人?市場是什么樣的市場?經濟是什么樣的經濟?政府是什么樣的政府?才能夠有的放矢的展開,而不會只學到了皮毛,卻看不到里子。

長按二維碼關注LST

陸易斯通邀您一同助力

中國生態城市建設

qrcode_for_gh_5fbb2e514955_1280 (1).jpg



 

亚洲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