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遜城市廣場:未來的預演or資本的狂歡

2019-09-05    

 

近一段時間,紐約市的焦點大概都在曼哈頓Hudson Yards(哈德遜城市廣場)——曼哈頓最后一塊大型開放用地,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私人房地產開發項目,在歷經12年設計建造后,正式開門迎客。

這一占地28英畝(約113,310.4㎡),耗資200億美元的復雜大型綜合體,被標榜為“未來城市模板”,它是一個雄心勃勃的項目,也是一個備受矚目的項目。

說起紐約的城市符號,你第一時間會想到什么?自由女神像、帝國大廈、時代廣場、中央公園……在Hudson Yards落成后,這個清單上注定會添加上The Vessel(暫定名),以及The Shed。

即使你對這種新建的城市綜合體完全不感冒,估計也很難抵擋他們帶來的奇妙體驗。這兩大“藝術地標”,或將成紐約的新城市符號。

從設計到運營都滿是話題的“大雕塑”

The Vessel出自鬼才設計師Thomas Heatherwick之手,他曾打造過有趣而大膽的Rolling Bridge、夢幻輕盈的2010世博會英國館,還曾用42根巨大空心水泥柱改造出非洲當代藝術博物館Zeitz MOCCA……Thomas Heatherwick似乎極其擅長創造前所未有的建筑形態和空間體驗,而The Vessel則是他在這條道路上的又一實驗。

The Vessel,一個包含154個樓梯及80個平臺的埃舍爾式網格狀雕塑,其重點詞是“社交”。受到印度階梯井的啟發,Thomas Heatherwick的團隊創造性地設想出一個立體,而非平面的公共空間。項目中柔和而具反光效果的材質,讓你在仰頭張望時,能看到與你共同身處其間的其他人,他們可能正在不同的樓層,或欣賞風景,或與朋友交流。

“我們不希望人們覺得這是任何一個其他公共空間的復制品”,Thomas Heatherwick如是說,他們希望The Vessel帶來的新鮮體驗感和獨特性,能獲得大家的認可,并在多年后真正融入紐約的城市肌理。

從設計上來看Thomas Heatherwick的愿望估計能實現,但項目運營似乎正在給他制造麻煩。

近日,媒體發現其游覽條款中,聲稱游客在此處拍攝錄制的所有影音制品的所有權歸項目運營公司,且公司可使用大家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與項目相關的內容進行商業宣傳,而無需向發布者支付任何費用。這一內容激起了輿論強烈反彈,直呼這種做法不是一個“城市公共空間”該有的姿態。

藝術文化,是所有商業綜合體的標配

The Vessel無疑是當下Hudson Yards的流量話題擔當,而即將在4月5日正式投入使用的The Shed更多呈現出這一區域關于未來藝術空間的浪漫想象。

The Shed是哈德遜城市廣場建筑群中的藝術擔當,里面有大型畫廊、劇院、藝術家實驗空間等等,由Diller Scofidio + Renfro設計,其最大特點是一個可移動巨大白色棚頂。

白色棚頂可通過軌道伸縮,當它伸展出去,可形成一個17200平方英尺(約1598㎡)的多功能劇場,能舉辦多種演出、展覽活動;棚頂收回時,則會留出19500平方英尺(約1812㎡)的露天廣場。

Diller Scofidio + Renfro指出,建筑本身的多變物理空間,就是為了支持藝術家更多雄心勃勃的創想,且不說它是否能真正實現這一目的,但這個獨特的建筑本身,好像已足夠噱頭。

與The Shed共同主演Hudson Yards文化體驗大戲的,還有紐約設計工作室Snarkitecture打造的Snark Park——一處致力于創造各種新奇體驗式展覽的永久展覽空間,也是該工作室在建筑、材料、藝術領域探索十年的集中呈現。

據悉,Snarkitecture已制定了三年展覽計劃,伴隨Hudson Yards3月15日正式開業,首場展覽《lost and found》也同步開展,將延續至今年8月。

正在展出的《lost and found》。

重寫曼哈頓天際線的城市新中心

另外,Hudson Yards還擁有西半球最高的城市觀景臺。這座觀景臺位于KPF設計的Hudson Yards 30號大廈的第100層,比帝國大廈觀景臺還高50英尺(約15米),地面有部分采用透明玻璃材質,刺激滿滿。

當Hudson Yards尚在建造時,其辦公樓便已吸引華納傳媒、SAP SE、BlackRock、Coach、Kate Spade、歐萊雅等租戶;Jose Andres 和 David Chang 等星級廚師也在此開設了餐廳;奢侈品百貨公司 Neiman Marcus 入駐并擁有三層實體店……一座業態完整的城市綜合體,正徐徐啟動。而Hudson Yards的存在,不僅在于其最大私人房地產開發項目的名頭,更在于那林立的摩天大樓,重寫了曼哈頓的城市天際線。

另外,據報道指出,項目運用了各種先進技術,以規避和降低自然和人為災害帶來的破壞,并會充分使用大數據信息,包括行人交通、能源生產和居民活動水平等方面的信息,以研究城市如何高效運行和提高生活質量。

Hudson Yards落成后,曼哈頓的新城市天際線。

是未來城市預演,還是億萬富翁們的幻想

這一關于未來城市暢想的項目,盡管眾星云集——KPF、BIG、SOM、DS + R、Rockwell Group等等,設計出了非凡的摩天大廈,并在此以各自獨特的風格向紐約致敬,但或許“曼哈頓最后一塊大型開放用地”的身份,讓它顯得至關重要。當過去那些藍圖一一真實落地實現時,失望也伴著贊許和期待同期而至。

專注本土城市的媒體Curbed紐約站專欄作家Alexandra Lange認為,盡管Hudson Yards在很多評論中被指為“北美第一座智能城市”,但除了觸屏導航板、電子廣告牌,以及無處不在的監控攝像頭,他感受不到這個項目的智能感,同時還要擔心自己的信息會被如何收集利用,“它或許更適合被稱為紐約下一個最具爭議的公共空間”。

《紐約時報》則認為Hudson Yards幾乎沒有城市設計,拒絕融入城市網絡,本質上來說,是一個配備有購物廣場的超大型郊區風格辦公公園,且是僅針對社會頂端0.1%人群的封閉社區。

僅針對0.1%人群,這也是大家對Hudson Yards抨擊最多的一點。

《紐約雜志》的Justin Davidson很尖銳地批評Hudson Yards是“億萬富翁們對未來城市生活的幻想”,他認為整個項目是為富人、游客而非城市居民設計的:“他們只是建造了一個屬于大企業的城邦,而非城市中心的有機延展。(在這里)我覺得我不再是在紐約,Hudson Yards是億萬富翁們的夢幻之城,你可以待在這里不離開,只要你能支付得起。”

《紐約雜志》封面,以blingbling的效果,暗暗嘲諷這座“壕”氣沖天的城中城。

當然,毗鄰West Midtown這一紐約城市新中心的Hudson Yards,本身就肩負著刺激經濟,激發碼頭區活力的任務。那些摩天大樓,正是為了給法律、金融、時尚、科技等高端行業提供更多辦公空間。同時,也有評論指出,紐約大部分商業空間已老舊,需要如Hudson Yards這樣適合年輕群體的全新商業空間,為這座城市帶來更多生機,制造新引力。

無論評價如何,Hudson Yards注定會在美國城市規劃及建設歷史上留下姓名。如今,這一城市“機器”,才剛剛啟動運轉,與之相關的種種判斷、預言,會在紐約發展的時間刻度上,逐一刻下印記。它究竟是未來城市生活的預演,還是徒有其表的資本狂歡,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長按二維碼關注LST

陸易斯通邀您一同助力

中國生態城市建設

qrcode_for_gh_5fbb2e514955_1280 (1).jpg
亚洲性图